鲜桃汁和肉包子

盾冬盾/Evanstan,勋橙

【末子】魔法的合法使用权

哭了!!!我爱末子!!

莉兹小姐今天也不优雅:

魔法的合法使用权
#CP:松本潤/二宮和也(斜线不代表攻受)
#私设一大堆的小甜饼
#当你发现一直暗恋的队友其实是个魔法师
#二宮くん35才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松本润一直觉得二宫和也跟所有人都不一样。
虽说这句话看起来像一句屁用没有的废话,但松本还是固执地坚持着在各种节目里这么主张,但他总是解释得很糟糕。“Nino那么器用,就没有他不会做的事情,很让人安心。”
节目主持人恍然大悟状说我懂我懂。
松本心想:你懂个屁。

这世界上有二宫和也不会做的事吗?
有的。二宫笑嘻嘻地回答他,我就做不到像J一样去演道明寺那么帅的角色呀。
虽然是夸奖,但怎么听都怪别扭的。松本在他旁边坐下,侵占了大野智的座位,刚走进门因为日程排得很满而烦躁的大野气乎乎地抱怨了一句“为什么坐我的位置啦”后,猫着背慢吞吞地走去另一边造型了。松本撑着脸看二宫拿掌机打游戏,“那不一样。”
沉迷在游戏中的二宫嗯了一声表达疑惑。
“Nino很厉害啊,打游戏很厉害,演戏也很棒,还会弹吉他写歌,面对再无理的要求也能好好完成——”松本拖着声音说,这几天他有点感冒,浓重的鼻音听起来又奶又甜,“有时候都要怀疑Nino是不是会魔法。”
二宫正好通关,在胜利的bgm中转过头来看着松本,眼角带着温柔又无奈的笑意,“会魔法就无所不能了吗?”

松本发现二宫和也真的会魔法是在某年出演年末音乐番组的时候。
他们在年末的时候都会相当忙,忙到团综收录时五个人明明都在乐屋却累得一句话都不想讲,只在群里疯狂发消息。画风基本上是他或者相叶询问樱井上次带来乐屋的身体乳是什么牌子,或者二宫和大野用偷拍对方的照片刷屏,每次有新来的staff走进岚的乐屋都会疑惑一下为什么这五个人能在一片寂静中保持如此和睦的气氛。
毕竟这就是岚嘛。
由于年末工作量激增,五个人的日程也都分散开来,到电视台的时间也都不一致。松本到的时候就被告知乐屋里只有二宫在,对方刚结束一个时间比较长的收录,看上去很累。得到了情报的松本立刻请经纪人在电视局附近的一家咖啡店买了二宫平时会点的咖啡带上去。
等他走进乐屋发现真的只有二宫一个人,对方躺在沙发上睡着了,睡颜可爱得不行。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长沙发旁边的单人小沙发正漂浮在半空中。
这是什么新的整蛊套路吗?
松本站在门口有些僵硬,思考着摄像头在哪里该给出什么反应,然后小沙发又在他眼前缓缓地落下去了,触地时发出一声轻响,二宫半睡半醒间呻吟了一声,朝茶几的方向伸出手,接着他的手机就这么飞进了他的掌心里。
松本凌乱了。他悄悄退了出去,在门口呆滞了十秒钟思考自己刚刚到底看见了什么。
所以Nino真的会魔法?
他真的是上天派来的小精灵吗???

接下来的一整天松本都不在状态。
等到彩排的时候跳错舞蹈动作队长大野智才发觉了事情的严重性。“松润是不是该休息一下了?”他悄悄问二宫,对方歪了歪头刚想回答他就看见松润本人走过来了,他十分刻意地避开了二宫的目光,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瞟了他一眼,二宫觉得自己大概满脸写着问号。
“润君,”最后还是二宫开了口,他快要受不了松本奇怪的目光了,“要休息一会儿吗?”
“啊?啊、不用。刚刚走神了,再来一遍吧,抱歉。”
二宫和同样疑惑的大野对视了一眼,“嗯,好,没关系的。”

好在正式的时候没有出错。
下场之后二宫故意慢了一步等身后的松本,他用手肘碰了碰松本,“润君今天怎么了吗?”
松本看着他一脸欲言又止。
二宫更疑惑了,难不成跟我有关???
松本:原来二宫和也是真的小精灵啊。

好歹也要叫魔法师吧,小精灵是怎么回事,我长着翅膀吗。
总算是弄清原委的二宫哭笑不得。松本一脸“你懂的”的表情邀请他单独去喝酒的时候,他都脑补出对方坠入爱河结果对象是有夫之妇、两人爱而不得决定私奔浪迹天涯,的大戏了,还好只是发现他会魔法。
不、一点也不好。
二宫捕捉到对方世界观都紊乱了的眼神叹了口气刚准备说点什么,“我不会告诉别人的!”松本突然冒出一句,二宫立刻被逗笑了。
“也没人会相信吧,毕竟润君亲眼看到都以为是整蛊。”
倒也是,松本条件反射地点点头,然后觉得二宫的反应平淡得过分,“Nino果然好厉害啊。”
二宫突然被夸有点害羞,他捂住脸笑了笑,“太累了睡着的时候就会有一点控制不住,周围的小东西会飘起来什么的,根本没什么用呀。”
“但很酷啊!”
二宫眨眨眼,叫来酒保要了一杯鸡尾酒,然后等酒保重新走开之后才看向松本,在他面前伸出手,一小簇闪亮的火焰在他掌心燃起来,他小心地把掌心靠近鸡尾酒杯,然后轻轻吹了口气,那簇火焰就迅速地爬上了杯口,做完这些二宫满意地拍拍手,把酒杯往松本面前推了推,“也就做一些这种事情吧。”
这么近距离看到,松本内心没什么震惊的感觉,也有可能是因为太震惊已经麻痹了,他看着杯沿闪烁的火焰,然后抬头看向二宫,眼神里带着一点点期待,“所以魔术其实也是真的魔法咯?”
干嘛突然质疑我的魔术技能,最近沉迷魔术的二宫感觉受到了冒犯,“才不是呢,会魔法就不能用真才实学变魔术了吗?”

二宫和也从来没想过把自己会魔法这件事告诉别人。
如果不是政府的特殊部门寄来了魔法管理法则和使用注意手册,他的家人都不会知道这件事。家人的话,起初知道以为是新型骗局,然后震惊,再然后就习惯了,因为是自家的孩子也不会觉得有多么特殊。
从来没有人,像松本这样,说他是小精灵。
……虽然还是更想被叫做魔法师啦。

松本自从知道二宫会魔法之后就有点飘。觉得自己知道了别人都不知道的二宫和也的小秘密之后就特别有优越感,受到他优越感侵害的人包括且不限于岚的其他三人。
“松润最近怎么回事?”第一个来问二宫的人是樱井。他有把成员的重要日程记录在备忘录里的习惯,前几天闲聊时聊到二宫的电视剧杀青他发了短信过去,松本立刻接话说杀青第二天他就和二宫单独去吃了饭庆祝。这是什么亲密度比赛吗,樱井看着他一脸胜利的表情很想发问,不过忍住了,忍住了,但还是很困扰。
二宫听完事情过程之后不禁扶额,“别理他。”想了想又补充道,“J可能是恋爱了吧。”
“和谁?????”樱井这次没能忍住,直接问出了口。
和某个小精灵吧。二宫这么回答,耳朵尖红了个透。

二宫这句回答通过樱井传达给了其他三人,等转了一圈回到松本这里时,他听到的版本是,“听说松润你通过通灵仪式和辉夜姬恋爱了???”
这都什么人啊。

不过以防万一,松本还是找二宫确认了一遍,问他会不会某天突然回某个外星老家。
二宫好担心地摸了摸松本的额头说,醒醒,我和辉夜姬不是一个系统的,和超人也不是。

要说二宫和也哪里比辉夜姬强。
某个休息日的早晨,松本起床之后走进厨房发现各种厨具都飘在半空中各司其职,而他的小精灵二宫和也正哼着歌指挥它们做早饭。
那一刻松本觉得二宫简直是宇宙最强。

但除此之外,二宫平时并没有展现过更多的魔法了。
松本也问过他原因,他的回答是:
我的生命中最奇妙的魔法就是成为岚这件事,而这个最奇妙的魔法教给我的是人还是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前进。

何况有润君在,还需要更多魔法吗。

FIN.

评论

热度(109)

  1. 鲜桃汁和肉包子莉兹小姐今天也不优雅 转载了此文字
    哭了!!!我爱末子!!